杀人还是杀羊羔?山东“百日无孩”运动

暴戾的“计划生育”标语。(网络图片)

1991年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作出《关于加强计划生育事情严格控制人口增长的决定》,明白贯彻现行生育政策,严格控制人口增长。很明显,计划生育政策是越来越严了。对于地方政府来讲
,计划生育跟GDP是一样的重要。完不可GDP义务要挨批,完不可计划生育义务也要挨批。当了官,谁也不喜欢被领导批判——被批判多了,这官还怎样升。所以对于义务,是官都会玩命地完成。1991年4月27日,山东冠县召开县委扩大会议,州里副书记以上的都加入了。

会上通报了冠县已被省列为重点管理县,计划生育全省倒数第一,县委被黄牌警告。县委书记曾昭起说了狠话:“我已给市委立下了军令状,若是一年以内
计划生育不克不及由倒数第一变成正数第一,我宁愿接受党纪政纪处置,毫无怨言。……我们要痛下决心,用十分之法,下十分之力,干十分之事,立十分之功。也就是说,不论你这个镇,你这个乡采取甚么
措施都要将人口出生率降下来。今天这个会议是一个誓师动员大会,给大家五分钟时间斟酌,看看能不克不及完成义务。能完成义务的要积极发挥作用,感觉力不从心不克不及按期完成义务的,当即让贤,要让能够完成义务的同道干。”五分钟当时,22个州里党委书记逐个表态。

有两个书记不知发甚么
神经,罗列了本州里的种种客观难题,表示不克不及按时完成义务。曾昭起听完后就一句:“来人,铐起来,押上台去!”两个可怜的书记被武警带上来了,全部
会场被吓呆了。曾昭起盯着全场:“先将两人关押半月,纪委检察院去查一查,看看他们有不违法违纪行为!”“嘶……”全场倒吸一口凉气。曾昭起板着面孔:“计划生育是甚么
,是国策。……作为一名党员,一名国家干部遇到问题不是积极想办法克服难题解决问题,而是躲着难题走,那要这样的干部有啥用?”有了两个倒霉书记的现实事例,一场“百日无孩”运动(5月1日至8月10日之间无小孩出生)在冠县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。

众所周知,在中国,运动未至,标语先行。于是,冠县大地上,挂满了一条条的标语,内容基础为:“宁可绝子绝孙,也要让党放心”、“上吊给根绳,喝药给一瓶”、“宁可流出来,不许生出来”……既然舆论已造出来了,详细行动要尽快落实。首先,为了避免本地人之间顾及乡里人情,县政府专门从外地调来职员举行计生事情。其次,在各州里组建计划生育执法队,队员天天5—8元工资(1991年乡长书记工资每月不到130元)。

另外,若是有人胜利告发有身者,能够拿到罚款的百分之五。在运动中,州里马路上,总有良多拖拉机上拉着那些因家人生孩子而被抓起来的村民游街,村民都是五花大绑,胸前还挂着牌子。那一年是夏历年的羊年,冠县百姓把这场运动称为“杀羊羔”。当然,看到这里,一定会有不少人怀疑这不是真的。

2012年6月8日,凤凰卫视播出《走读大中华”十字路口”的计划生育》。在节目里提到:“在1991年5月1日至8月10日,山东冠县曾发起了一次被称为百日无孩的运动,而张二力当时也去过此地。”节目里提到的“张二力”,是当时国家计生委规划统计司司长。在节目里,主持人特地向张二力问了此事,张二力承认:“由于我那年到山东去过,我的司机就跟我说,山东是搞得比较凶一些,这是肯定的很凶,但是我去看过,也是感觉是这样。”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delinago.com

admin